「如果藝術不能與眾人分享,那麼我們與它有何關係?」(What business have we with art at all unless all can share it?)── 威廉.莫里斯(Willam Morris)

19 世紀後半至 20 世紀初,由莫里斯等人發起的美術工藝運動批判工業時代審美的單調乏味,主張精緻工藝的普及與平民化。在莫里斯逝世百年之後,他的家鄉沃爾瑟姆森林自治區(Waltham Forest)獲選成為首屆「倫敦文化區」(London Borough of Culture),將透過全年度的各種活動把藝術與文化帶進社區與它的居民之中。

首個開幕大秀「歡迎造訪森林」(Welcom To The Forest)自本月 11 日至 13 日一連三天,選在沃爾瑟姆森林市政廳及其周邊著名的威廉莫里斯藝廊所在的勞埃德公園(Lloyds Park)和森林路(Forest Road)一帶展開。 英國水星音樂大獎(Mercury Prize)得主 Talvin Singh 聯手藝術家兄弟檔 Greenaway and Greenaway 以城鎮發展歷史和居民的口述故事為主軸,創造出一部由在地視角出發的光雕作品投射在市政大樓的外牆;知名的電子藝術組合 Addictive TV 則是集結了當地來自不同文化背景,使用不同樂器的音樂家們,共同打造了一個多元而豐富的互動式創作。

首個開幕大秀〈歡迎造訪森林〉(Welcom To The Forest)自本月 11 日至 13 日一連三天,選在沃爾瑟姆森林市政廳及其周邊著名的威廉莫里斯藝廊所在的勞埃德公園(Lloyds Park)和森林路(Forest Road)一帶展開。
英國水星音樂大獎(Mercury Prize)得主 Talvin Singh 聯手藝術家兄弟檔 Greenaway and Greenaway 以城鎮發展歷史和居民的口述故事為主軸,創造出一部由在地視角出發的光雕作品投射在市政大樓的外牆上;知名的電子藝術組合 Addictive TV 則是集結了當地來自不同文化背景音樂家們,透過各種樂器的交融打造了一個多元而豐富的互動式創作。

市政廳旁的森林路則由創意工作室 Continenta Drifts 負責規劃,找來倫敦最具特色的霓虹燈牌藝廊 Gods Own Junkyard 合作,把整條街道變成一場炫光迷幻的冬季狂歡派對。勞埃德公園內則有設計工作室 Marshmallow Laser Feast 與作曲家 Erland Cooper 聯合當地超過 1000 名來自學校與民間合唱團的成員共同打造的聲光藝術裝置〈巢〉(Nest) 。

© Matt Alexander / PA Wire
© Matt Alexander / PA Wire
© Matt Alexander / PA Wire

沃爾瑟姆森林區受惠於 2012 年倫敦奧運帶動的一系列都市更新與發展,並積極向藝術與創意產業工作者招手以拓展區域內的文化軟實力。在雀屏中選為首屆文化自治區後,區政府便找來當初負責 2017 年英國文化之城(UK City of Culture)─ 赫爾(Hull)節目規劃的 Sam Hunt 擔任創意總監,希望在他操刀下複製兩年前赫爾的成功經驗。

緊接在開幕演出後,知名獨立音樂廠牌 Byrd Out 策畫的爵士音樂節將在沃爾瑟姆斯托禮堂(Walthamstow Assembly Hall)登場;4 月份,藝術家工坊 Blackhorse Workshop 將與表演藝術家 Abigail Conway 合作推出一個結合戲劇與鐵匠工坊的沉浸式互動演出 ─ 〈Atomic 50: Time Travels in Tin〉,帶領觀眾重回早期當地興盛的鑄鐵工業;英國頂尖舞蹈家 Matthew Bourne 領軍的 New Adventures 舞團將會進駐當地小學展開一個為期三個月的集體創作計畫。

除此之外,包含 Art Night 和在當地已有悠久歷史的 E17 Art Trail 兩場藝術博覽會、在地藝術家 Zarah Hussain 將以森林為題打造一個大型燈光裝置,還有與巴比肯藝術中心合作的萊頓斯通(Leytonstone)經典電影周等各式活動將接續在下半年登場。

「倫敦文化區」是倫敦市長薩迪克·汗(Sadiq Khan)於 2017 年提出的文化政策,借鏡了歐洲文化之都(European Capital of Culture)以及英國文化之城(UK City of Culture)對於文化、觀光與城市品牌推廣的助益。評選小組在 2018 年 2 月自參選的 22 個倫敦自治區選出沃爾瑟姆森林自治區提供 135 萬英鎊的文化基金協助區域內藝文展演活動與建設的拓展,並同時宣布 2020 年將由位於西倫敦的布倫特自治區(Brent)接手。

即便身處於全球數一數二的文化藝術重鎮,仍有許多人因為各種原因而缺乏近用藝術與文化的機會,而「倫敦文化區」透過與頂尖的藝文機構、在地藝術家團體與居民多方協作,將文化帶入社區,創造一種更主動的「文化賦權」新模式。